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市场简介 | 领导致词 | 企业文化 | 政策法规 | 水产文化 | 市场动态 | 外地采风 | 网络商户 | 经营商户 | 食品安全 | 价格行情 | 产品信息 | 网上订购 | 供求信息 | 行情分析
用户名:
密 码:
  
企业视频  
市场动态 更多>>
威海水产品批发市场:鲜鱼货足价低
威海水产品批发市场:未来几周白虾价
威海水产品批发市场:淡水鱼量增价跌
威海水产品批发市场:开海后市民抢”
威海水产品批发市场:鲜鱼价格回落
威海水产品批发市场:梭子蟹低位运行
威海水产品批发市场:史上最严休渔期
2017年海洋伏季休渔有关规定
 

行情分析

当前位置:首页 -> 行情分析

草鱼价格持续低迷养殖户亏本 真正原因何在?

2006-9-1 7:59:00
  草鱼价格持续低迷养殖户亏本 真正原因何在? 

 
   珠海斗门小林,草鱼养殖户老赵准备把塘里的鱼卖掉。但联系鱼中后,他才发现这几天鱼价又跌了10元/担,统级的塘头价只有280元/担。
  
    老赵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从去年9月份到现在,草鱼的价格都这么低?“听鱼中说是孔雀石绿影响,去香港的少了,价格被拉下来。”老赵这样回答记者。当提到以280元/担的塘头收购价来算,养草鱼有没有钱赚时,老赵一个劲地摇头。“虽然我用的是利宝厂的双熟草鱼料,质量比较好,成本比别人低一些,但8月份的台风搞得水太大,冲跑了一些鱼,现在也不知道塘里面剩了多少,今年能打平就不错了。”
  
    据记者了解,今年在珠三角的草鱼生产区,除个别地区个别品种外,(如中山的脆肉鲩),绝大多数的草鱼养殖户都因为鱼价的低迷而处于亏本的边缘。从广东省水产流通加工协会拿到的数据显示:2005年8月至2006年8月,草鱼的统价均处于280-400元/担的低位。特别是从今年1月份开始,草鱼的价格一改历来上半年上升的态势,而一路下跌。4月到8月塘头收购价基本停留在280-300元/担的成本价附近,特别是8月底280元/担的价格,可以说是历年来的新低。
  
    行业中普遍把2005年8月到2006年8月草鱼的低价归于2005年8月的孔雀绿事件和2006年上半年之前养殖量的扩大,也有人认为出口港澳受阻以及消费者对草鱼的消费习惯改变也是重要因素,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草鱼今时今日的低价其实是多年积累的暴发。
    
    诱因:孔雀绿事件
  
    不光是业界,应该很多人都对发生在去年8月份的孔雀石绿事件记忆犹新。首先是一系列内地市场上的水产品被查出,再后来就是日本在我国出口的鳗鱼产品中检测出孔雀石绿。此时可以说是一个转折点,涉及到出口贸易,引起了香港媒体的追逐,于是乎对所有内地供港的水产品都进行孔雀石绿检测,发现除了广为关心的鳗鱼外,桂花鱼、草鱼、鲮鱼、鲫鱼等都被查出含有孔雀石绿,加之国内媒体的跟进报道,鳗鱼的孔雀石绿事件被扩大化了。
  
    广东的草鱼价格一直以来都受到供港澳的高价位支持,这一消费通道一旦被阻断,自然拖累整个鱼价,于是鱼中压价,养殖户惜售,又引发了后续一连串的问题。虽然三个月后,供港澳的通道又逐渐恢复,但对于整个草鱼行业来说,噩梦远没有结束。
    
    辅因:养殖量扩大
  
    顺德利宝饲料有限公司是广东省内大型的饲料生产企业,近年来开始涉足水产饲料,其总经理黄作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广东养殖量扩大导致产量增加,而消费跟不上是鱼价低迷的一个原因。
  
    按理说,草鱼在广东作为水产品中的主流消费品种,随着人们经济水平的提高,其消费量应该是很大的,但为何会跟不上呢?黄作森认为这其中存在消费占用性问题,整个社会的消费力没有得到支持,消费能力跟不上。“现在的人在住房、教育、医疗、交通、通信等方面的花费很大,间接挤占了其他方面的消费,例如买草鱼来吃。
    
    主因:终端流通垄断
  
    带哥是珠海人,从事草鱼收购20年,最辉煌的时候有五辆活鱼运输车,常年奔波往返于鱼塘和广州、珠海、深圳、东莞等城市的批发市场。而如今,他虽然还是继续收购草鱼到批发市场销售,但规模已大不如以前,连活鱼运输车也只剩了一辆。
  
    “很多人认为我们做鱼中的收购商在压低草鱼塘头收购价,从中获取暴利,其实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我们的利润也很薄,稍不留意也会亏本。”带哥这样告诉记者。
  
    据带哥介绍,他8月21日刚以290元/担的统价收了1万多斤草鱼运到东莞,卖给水产批发商的价格是310元/担,差价也就2000元,除掉油费、人工等成本,获利不到1000元。而市场的批发商又以350元-360元/担的价格按规格卖给各市场的零售商,零售商再以6.0-7.0元价格卖给消费者。草鱼从塘头到消费者的整个流程中,似乎看不出什么环节阻碍了流通,抑制鱼价,但带哥随后的一席话点出了问题的症结。
  
    “关键就是这些所谓的零售商,其实他们全部是帮别人打工卖鱼的,真正的老板都是一个人。这个老板在批发市场压价购鱼,在终端零售市场抬价销售,使得销售量萎缩。以珠海香洲南坑市场为例;1995年的时候,卖一个鱼档的牌照只需400元,而现在卖出去要4万元。汕头一个老板花200万元差不多将全部的鱼档牌照买下,垄断了草鱼和其他水产品的终端销售。1995年时,该市场一天可以销售2.5斤草鱼,而现在只有6000-7000斤;以前1斤草鱼零售只能赚1元钱,而现在差不多要赚3元钱;以前卖3条草鱼赚的钱现在只需卖1条,所以市场上鱼价从早到晚都没有什么变动,不像以前到了晚上,鱼价还会比早上低。”带哥直言不讳地说道,“南坑这个老板1天的纯利超过1万元,经过几年的累积,已经有资金卖车收鱼,逐渐取代了我们以前的位置,所以说现在生意难做。”
  
    后来记者通过其他渠道了解到,在广东的水产品终端市场中,有六成被垄断。由于是个渐进的过程,所以存在几年后,才在去年8月的孔雀石绿事件等诱发下,引起草鱼存塘量增大等一连串问题的发生,最终导致整体草鱼价格反常的持续低迷。
威海水产品批发市场 版权所有 松际农网设计制作
 地址:威海市顺河街188号 Email:admin@wh-fishmarket.com
电话:0631-5863988 传真:0631-5863988
ICP:鲁ICP备05057804号